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AI/AR/VR >

VC充满了不确定性,为什么会出现“强则愈强”的现象?

风险投资是一个不确定性的生意。但为什么会有些风投能够持续性的获得成功呢?Luke Kanies在Medium上发表文章称,这是因为在VC领域,有一种隐含的匹配算法,那些明显表现出色的公司能够与看起来最优秀的风投合作,它们会强化彼此的成功。但这样的情况会出现不平等现象,也会引导创业环境中人们对“神话”的崇拜。还好现在已经有些VC开始打破这一规则体系,转而开始围绕投资和公司创造建立一个更加开放的市场了。文章由36氪编译。

投资软件公司本身就是一种充满不确定性的行为。它被贴上了高风险的标签,但用“高度不确定性”来形容或许更加贴切。

是的,你是在拿钱冒险,但真正的问题,你将面临各种可能的结果。如果你投资了一家餐馆,你的确是在冒险,但最终你所面临的结果无非就是从中盈利或是赔钱。但你投资一家软件公司就不一样了,你可能会破产、可能会拥有一家规模虽小但利润丰厚的公司、可能会以5倍于此的价格出售,可能最终创造出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庞然大物,让每个人都能成为百万富翁等等。

这也就说明了,为什么你可以从银行贷款来办一家餐厅,而不是一家软件公司。这也正是人们投资于软件的原因,同时也是人们很难做好的原因。

目前还没有行之有效的方法来管理这种不确定性。哪怕是最成功的投资者,也会犯下大错误。

在一种情况下完美运作的“剧本”,在其他方面也许会一败涂地。不过,即使他们经常做出非常糟糕的投资决定,但最好的投资者仍然能够取得最好的成绩。如果没有人能够分辨出什么是最好的,为什么有些VC会持续获得成功呢?

常成功的投资者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曾经说过,他可以被任何一个看起来像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人欺骗。

许多人会说,优秀的投资者之所以会持续胜出,是因为他们能从糟糕的公司中分辨出伟大的公司。但稍加观察就会发现,即使是最好的投资者也不会做到这一点。非随后,他声称这是一个笑话。但格雷厄姆通过比其他人都做了更更多的赌注,建立了自己的帝国。这是一个明确的策略,因为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事情会成功,而另一些不会成功。声名扫地的投资者戴夫·麦克卢尔(Dave McClure)创办了500家创业公司,这也是在做大量的赌注,而不是只押注于一个“好”的公司。你可以看到,行业趋势表明,就算是一个人仍然坚持自己的伟大,但并没有什么明确的体系来证明这一点。

风险资本的回报率与整个市场大致相同。赢家能“吃肉”,其余的人可能只会“喝汤”,甚至连“汤”都喝不上。

即使是那些投资VC的人(有限合伙人)也已经放弃了去知道谁是最好的公司。鉴于有一大笔资金被分配到VC领域,有限合伙人将会把资金分配到许多公司中,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必须要作出多样化的选择,才能获得成功。毕竟,所以有限合伙人需要把钱投到足够多的地方,以确信他们最终会得到足够多的收益。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没有人知道最好和最坏的区别,为什么赢家总是会获得成功?

风险投资的关键在于获取资金:创始人可以获得资金,投资者可以获得一份好的交易。如果你是一家公司的创始人,你可以从一家一直投资热门产品的顶级风投公司中拿钱,或者是其他一家你不知道的风投公司中拿钱,你会选择哪一个呢?当然,你会选择那个知名度非常高的顶级风投公司。

同样地,如果你是一位帮助众多公司上市的投资者,你的交易流与那些刚起步的公司相比又会怎样呢?很显然,最好的公司会来找你。

也就是说,在VC领域,有一种隐含的匹配算法,那些明显表现出色的公司能够与看起来最优秀的风投合作,因此,它们会强化彼此的成功。最好的风投公司看起来会更好,因为最好的创业公司会寻找他们,而最好的创业公司会做得更好,因为他们有机会与最好的风投公司合作。

(尽管我对可重复的投资技巧持怀疑态度,但我对品牌价值深信不疑。)

风险投资是一种紧张的平衡,一方面是由于投资者的不对称压力,另一方面是创始人需要获取资金;每一位创业者都强调他们将如何获得资金,而每一位投资者的商业模式都是围绕管理交易流建立起来的。那些已经取得了巨大成果的企业家们,在筹集巨额资金方面毫无困难,一些获取成功的投资者们也能够毫不费力地说服今天的优质公司与他们合作。

这也有助于解释系统体验的一些变动。如果没有人知道是什么造就了一个伟大的公司,那么最好的投资者如何才能获得成功呢?他们没办法做到这一点。很多优秀的公司都没有在早期获得第一时间的支持。如果他们确实筹集了资金,那么那些支持他们的人最后看起来就像是明天的天才,而这个循环从他们更接近顶端开始。

这也有助于解释风投行业是如此具有歧视性。只有不到5%的投资流向了由女性领导的公司,而只有女性创始人会毁掉一个团队获得资金的机会;而非裔美国人领导的公司则更糟糕。如果我们相信投资者真的知道他们在做什么,那么我们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把女性和少数族裔排除在投资之外是正确的,这些创始人就是无法建立伟大的公司。

当然,数据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与女性合作的创始团队明显优于只支持男性的团队。因为投资者不知道如何从一个坏的公司中挑选一家好公司,他们依赖于几率和声誉,而且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让女性或少数族裔进来,现在他们也不会这样做。他们的“模式匹配”并没有在这里出现。

在我们的行业,这种匹配的算法依赖于特权和运气。风险投资公司和创始人几乎都是来自名校的白人男性(斯坦福大学和哈佛大学的比例很高),如果你有幸成为Facebook或谷歌的早期员工,也是一个巨大的优势。

需要明确的一点是,我认为一些投资者比其他投资者好得多,但创业者并没有建立起庞大而成功的企业。这并不是说他们能力很差,或者是那些变得如此富有的人不应该得到任何东西。正是这种技能在决定他们成功的因素中被高估了(而且往往是很小的一部分)。

你会发现,人们几乎不会承认这种特权和运气是导致结果的主要因素。人性中有一种强烈的厌恶去接受它。相反,我们做着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我们崇尚并且人为创造各种“神话”。

人们深信,那些成功者之所以成功就本应该如此,尽管有相反的证据。我们文化中的很多偏见都是为了证明我们想要延续的现实。几千年来,我们一直被告知皇室是特殊的,这也是他们掌权的原因。显然,他们的祖先是通过组织足够的军队来控制一块土地的。成吉思汗(Genghis Khan)是历史上最伟大的谋杀犯,这使他能够衍生出长达7个世纪的国王和王国,但你可以打赌他的后代不会利用他在种族灭绝的事迹作为他们地位崇高的理由。

你可能会浪费你的时间去阅读一些创始人是如何发家致富的,因为他们聪明,努力工作,或者一些投资者是如何成功的,因为他们的投资策略。但你不可能在一个早上看到同样聪明的创始人的故事,他们同样努力工作,但破产了,或者是投资者用同样的策略,但不知怎么的,却没能成功。

同样,围绕VC的“神话”在不断增长,以解释赢家为什么会成为赢家和输家为什么会成为输家。这有点像皇室成员,这些神话让我们相信,风险投资家比特权阶层更能利用他们的职位赚很多钱。他们必须赢得胜利,因为他们理应赢得胜利。同样的,人们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他们不应该赢。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非常有趣的实验,在改变这些风险投资的标准。Social Capital最近推出了一种编程算法,而Village Capital利用创业者同行之间的评价来进行决策。Backstage Capital的建立是为了投资那些无法从现有体系中获得资金的人。

有了这些和相关的努力,我很乐观地认为,我们可以开始剥离关于什么是伟大的投资者、企业家或公司的“神话”了,转而开始围绕投资和公司创造建立一个更加开放的市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希望看到风险投资惠及所有的经济领域。

最新动态
相关文章
VC充满了不确定性,为什么会出现“强则...
一旦公司拿了 VC 的钱,就必须给个交代
在这场无人机比赛中,顶级飞行员与AI过...
马斯克新警告:我们防止 AI 毁灭人类...
马斯克:阻止AI消灭人类的成功率只有一成
如何利用 AI 的学习能力,优化人机对话?